国产精品区黄

如何解读李安的《色戒》_8

发布日期:2021-10-27 22:24    点击次数:116

谈色戒

那时候,她还太小,不知道命运赐予的所有礼物,已经在黑暗中中标了。-碑文

李安拍摄了《色戒》。这篇长文向李安致敬,希望人们最初对《色戒》的渴望不再是那五段,而是“色戒”华丽的深藏。

1.

色戒的名字直白晦涩。从易先生的角度来看,电影中到处可见警犬、铁栅栏和哨兵,选择人少的餐厅,不太黑暗的地方不招人待见,小心谨慎,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氛围;颜色不予解释。颜色是他唯一的弱点,也是他最大的防备。这同样适用于王佳芝。卖色相引诱敌人,却不想动真情,所以输掉整局。色对她来说,也是最大的退出。

2.

张爱玲和李安对色戒有不同的理解。在张爱玲的作品中,性先于爱,性强于爱,一切都按照“权力是春药”的中心思想进行。其实不难理解,王家有一个年轻的女人,但他们还年轻。起初,对易先生没有爱,是匡支持她走完了她的旅程:先是爱,然后是恨。换句话说,她对易先生的爱既不纯洁也不纯洁。欧阳、梁润生、黄磊除了匡都一样。王佳芝对梁润生和易先生略有不同的态度不是爱,而是权:梁润生没钱没权,一个穷学生,再加上嫖娼,相当于王佳芝眼中的小混混;易先生老了,还到处鬼混。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叛徒,这在王佳芝眼里相当于人渣。但是,易先生对风情的理解会很撩人,他有权利抛弃一切。易先生赢了。但本质上,梁润生和易先生对王闰之的行为本质上可以算是强奸,但都是革命任务,被逼等于自愿,所以这种强奸是理所当然的。而张爱玲笔下的易先生也是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最后,对于王佳芝来说,我尝到的只是感动,而不是爱。王佳芝可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师,革命爱情二空,而马死在一具死尸里,这让读它的人不寒而栗。

附于原文:

只是现在,当张力被拉伸到永恒的时候,这个室内小阳台上的驿灯,照在楼下门窗上的一片白色天空上。有这个印度人在身边,我只觉得他们在灯下相对孤独,亲近克制,前所未有。但即使是现在,她也不会想到她是否爱他,但是-

他没有看她,脸上的笑容有点伤感。我以为中年以后想不到这样的冒险。当然,这也是力量的魔力。这很公平。他的权力离不开他自己。对于女人来说,礼物是一定要送的,但是早送就像是看不起她。明知如此,难免他不会陶醉于自己。

他是和一个常欢女人一起购物的老手,他总是让人们不注意他。此刻的笑容一点都不讽刺,反而有点伤感。他的剪影正对着台灯,眼睛向下看,睫毛像米色的飞蛾翅膀,落在他瘦削的脸颊上,在她看来,这是一种温柔和怜悯的表情。

这个人真的很爱我,她突然想到,心里有了声音。

太迟了。

店主把收据递给他,他把它放在他身上。

“路虎翱”她低声说道。

他的脸僵住了,但他立刻明白了。他跳起来冲向门口。虽然门口没有人,但他需要抓住门框,因为他一走出去,就会抓住楼梯的扶手,楼梯又窄又黑。她听到他边跑边揉,三脚两步走下来,在台阶上发出不规则的砰砰声。

太迟了。她知道已经太晚了。

相比较而言,李安比较温柔,离开王佳芝的时候还带着一丝温暖:易先生爱她。我只是不知道这份爱是否像王佳芝的一样沉重。也许不是,他最终处决了她。或许,当张书记拿来鸽子蛋的时候,易先生的眼里闪过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不管有没有,结果都是一样的。

3.

易默生和易太太真的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这个“麦太太”的身份吗?显然不可能。虽然王佳芝的上流社会的女士看起来轻盈自然,但是杯子边缘的口红还是出卖了她。她还是一只小白兔,还处在懵懂的渴望爱情的阶段。在不知道家人已经发现她的细节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杀了她?在第一场强奸案中,本来是先奸后杀的,但是当王佳芝回头的时候,完全瓦解了易先生的谋杀。这不是一个间谍应该有的表情,而是一个女孩的不理解、生闷气、悲伤、痛苦和失望。只有一秒钟,易先生动了恻隐之心,熄灭了杀死她的火焰,因为在间谍面前,她还是一个女孩。易建联走后,王佳芝疲惫的时候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她还是那么简单,以为易先生上钩了。其实如图所示。

后来这两个性爱镜头扭成了三等片(我刚拍完儿童节,那难以形容的镜头要等老司机来分析)一次次把感情推向高潮,才明白张爱玲说的“通往女人心的路是阴道”,甚至王佳芝后来还要求组织快刀斩乱麻。她不得不发泄,“他不仅要钻到我的身体里,还要像蛇一样越钻到我的心里。”紧张的神经让她几乎崩溃,她害怕自己会爱上这个男人。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克制自己的感情,那些感情已经一点点蔓延到了她的心里。不过,老吴不在乎。这群没脑子的学生首先是他复仇的棋子,然后是他武器交换的筹码。从头到尾,它只是一个工具。他不关心王佳芝的贞操,也不关心学生的生活。他只知道,如果他赢了,那就是他的有效指挥。如果他不成功,也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把这桶脏水泼在学生头上。想想高中老师易说的话:“学生运动没有成功的案例,因为学生空有一种愚笨感,但是很容易被利用,成为棋子。”诚然,《色戒》中最让你困扰的不是汪伪政府高官显贵之间的明争暗斗,而是匡领导的霸王龙丰和的学生组织。起初演爱国剧为战争筹款是善意的,但后来爱国主义恶化为极左的侵略性。另外,一批人缺乏斗争经验,被各行各业的人利用,内部不团结。最后变成了一场闹剧,一场悲剧。

同时,还有几个细节值得深思。老吴情绪激动的时候说和易先生同桌吃饭,然后联想到几个老婆说易先生打牌吃隔壁。王佳芝去易先生办公室,看到易先生烧的信,不难分析易先生打的好牌,就是分别联系苏区和重庆。当然,也有人分析当时可能向俄国人出售军火。不管怎么说,老吴和易先生此时很有可能成为“同事”,王佳芝对他的威胁将不复存在。也有可能是王佳芝没有孤僻,也有可能是易先生自己的本意,想去欣赏一个年轻清纯的小间谍迷人的春光,比那些整天闲逛的富婆有趣多了。这也体现在最后。我在王佳芝的一家珠宝店四处寻找,但是没有找到我自己的人。那是因为张书记已经在珠宝店种下了自己的人,一群岭南大学生,可歌可泣,辛辛苦苦给人当炮灰。

在虹口区,易先生是真实存在的。与三浦司令会面后,他很紧张。看到同样是妓卒的,不禁叹了口气,痛恨天涯沦落人:“我比你更懂做妓女”,暗示易默成只是个傀儡,也是张书记和日本卒。“已经快结束了,一个追随BLACKPINK出道的同事还在冷清地唱戏。”这一切都是荒凉的,如果你跟错了人,你就要犯错。因此,不难解释为什么王佳芝唱《歌唱的女孩》时易先生会被感动。“花腔随老歌流淌,衣香鬓影几叹。”这歌声明明是自己的,自己却无能为力。在你咿呀学语的上海,“望北故乡”,在香港,望北故乡,还有上海、香港,取景极其用心。

附歌词:觅呀觅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哎呀 哎呀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家山呀北望泪呀泪沾襟小妹妹想郎直到今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哎呀 哎呀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人生呀谁不惜呀惜青春小妹似线郎似针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哎呀 哎呀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哎呀 哎呀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

4.

当然,如果要分析整个任务失败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王佳芝嘴角抽搐的那句“快走”无疑是最直接、最引人注目的原因之一。如果王佳芝之前对易建联的爱有所克制,那么此时它一定已经爆了银行。当她看到鸽子蛋时,她既震惊又感动,在组织和易先生之间摇摆不定:组织甚至为了任务的成功让她失去了童贞,而易先生此刻却很温柔,王佳芝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无疑被一句“你和我在一起”动摇了。易先生慌了,匆忙离开,而王佳芝迷迷糊糊的上了1023路公交车。1023、2046是属于李安和王家卫的人物。汤唯,梁朝伟;吴,广东人。我觉得李安和王家卫应该是分不清的。两人都擅长抓人眼球和用眼睛拍戏:李安讲故事,王家卫写意点缀。李安的梁朝伟和汤唯相爱,王家卫的梁朝伟和张可颐相爱:汤唯和张可颐是旗袍下的牡丹花,梁朝伟可以说是鬼和浪漫。

5.

张爱玲似乎痴迷于汉奸文化。《色戒》中的爱默生和王佳芝,现实中的胡兰成和他自己。为什么王佳芝会爱上爱默生?张爱玲夹杂着私人情感。从她的《低语》中不难看出,她从小缺乏父爱,对年长男人的爱总是源于充盈父爱。她爱胡兰成。她是胡兰成笔下的上海姑娘:“人穿窄袖旗袍,带水纹,前袖镶玻璃水钻,修眉美目,脸上粉如九秋霜,明处不安”,结局也是对晚霞和疏钟的付出。王佳芝一直很害怕:“她头后面有点冷,楼下两边的窗户,嵌着玻璃门,晶莹剔透,铺在身后,就像两层楼的落地窗,随时可以炸开。一方面,这家小店昏昏欲睡,只隐约听到城市的声音——战时街上车不多,很少按喇叭。沉重的空温暖的重量像被子一样重重地砸在我的脸上。她有一半是睡着的,在梦里,知道很快会有事情发生,知道那只是一场梦。”张爱玲也害怕。胡兰成太滥情了。甚至在和她结合之后,她还莫名其妙地半路杀了周迅德。但是胡兰成和爱默生是如此的引人入胜。即使他们对他们了如指掌,但他们真的很想和他们在一起。张爱玲和王佳芝都愿意放低身体,卑微到尘埃里。他们像年轻女孩一样向往“平静的岁月和稳定的生活”,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6.

属于张爱玲的上海味。“香港的繁荣是借来的,香港的繁荣来自上海的沉没。”她的每一部小说都以上海为皈依地,为上海人书写香港传奇,《色戒》也不例外。张爱玲对上海是透明的,她对上海人的评价是:“上海人的‘交往’不仅限于文学上的清晰和世故”,但只有上海人才能理解她的写作并不尽如人意,上海陶醉于金钱、肉欲、歌舞、精致和暧昧...老上海很多地方还保留着欧洲传说,张爱玲的《上海》就是布尔乔亚。上海是张爱玲出生、长大、初恋、成名、分手的地方。上海见证了张爱玲,成就了她,也辜负了她。晚年,张爱玲独居美国,中秋之夜病逝于故乡。明月依旧。它是否还反映了她的家乡,悼念她在上海剪不断的“半条命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但“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夜晚...30年前我们可能还没有看到月亮。年轻人认为30年前的月亮应该是一个带着大铜币的红黄相间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的一滴。但是,回顾30年的辛苦,再好的月光,也难免带来一些苍凉。”

借用金玉成的花:

独自去阁楼,最好是晚上。《阿飞正传》结尾,梁朝伟骑马找马,男主角又黑又老。电灯下,他数了数钞票,放进西装内袋,又数了一遍,拿出一副扑克牌,开走仔细看了看,然后掏出一副。接下来,梳头发,把三七劈开,梳镜子,挺直全身,在骨头里慢下来。最后,关灯。没有泰来,这半分钟就是上海的味道。

不信你就把头伸出虎窗,啊夜,层层叠叠的屋顶,哭喊着“这沙滩”,美丽的霓虹,璀璨的珠子,柔和的红色,如海的花朵。六十年代的无线电广播是皇家的圣旨,命令忠实,赢得繁荣。之后,“城市之光”的上海之夜重现。风中有一丝苏州河的水气,酸菜汤里的黄鱼味道刺眼。我在音乐中反复听到一个女声,和你一起去了巴黎。对面有个新房客,窗户上挂的小衣服很漂亮,黑瓦上面飘着几只白色的翅膀。

20世纪80年代,上海人很聪明,他们开了一家新的小旅馆,挖了三英尺的土地,给商店增加了一层,扩建了阁楼。现阶段,乍浦路的黄河路等,这种两层结构比较常见,金仙路也是如此。进店不方便抬头,几条玉腿或者丰子恺所谓的“肉腿”高高挂着,他能听到楼上张说话。另外,炒锅气通风不良,男人觉得莺儿在唱歌,吃酒没心思。

古罗马诗人有文字,但不侮辱文字就不能让人发笑。

这也是上海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