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区黄

如何解读李沧东执导的韩国电影《燃烧》_1

发布日期:2021-10-27 22:43    点击次数:75

个人观点,见解浅薄,文笔差,不喜勿喷!

燃烧是生命的开始还是结束?

李沧东的《燃烧》距离他的上一部作品《诗》已经八年了。尽管他仍然没有赢得戛纳金棕榈奖,但他以3.8的高分打破了托尼·奥德曼创造的3.7分的纪录(满分4分)。这无疑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电影。

这部电影改编自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烧谷仓》。村上春树的很多作品都被搬上了银幕,但优秀的作品却很少,因为他的作品有着独特的孤独、朦胧、暧昧的“村上春树式气质”。比如由他最知名的作品《挪威的森林》改编的同名电影,豆瓣评分5.9。李沧东将自己的人文情怀倾注在诗意的场景中,从容克制,缓缓踱步,恰如其分地诠释了所谓的“村上春树气质”。

影片前半部分似乎讲述了两男一女的爱恨纠葛,但随着女主的消失,影片立刻被一部悬疑片的神秘感所笼罩。电影像一首诗,包含了大量的隐喻和空白,给人无限的遐想和思考空。

柳阿因饰演的钟秀毕业于文学创作系,没有正式工作,写小说,梦想成为小说家。在一次兼职送外卖的时候,我遇到了全中书饰演的童年邻居惠妹。面对惠妹的投怀送抱,钟秀被夹在其中。

钟秀和惠妹发生关系时,钟秀看到阳光从南山观景台反射到惠妹的房间里。在遇到惠妹之前,钟秀做兼职,住的房间厕所在洗手池旁边。母亲小时候离家出走,父亲有愤怒控制障碍,还背着官司,所以生活没有光。慧美就像南山观景台一样,将生命之光反射到钟秀的生活中。所以,慧美去非洲时,窗外的南山观景台成了慧美的化身,抚慰着钟秀孤独饥饿的身心。

和钟秀一样,惠妹也没有正式工作。她从事商业推广活动的模特工作,通过中介接工作,住在又冷又黑的房间里,背负着卡债,没有朋友,与家人断了联系。在这种情况下,她不感到饥饿吗?然而,似乎无法理解的是,她不得不去非洲寻找探索生命意义的巨大渴望。但事实上,有迹可循。小时候被钟秀说丑。她认为长得好看意味着活着。长大后做了整形手术,却发现自己背负着卡债,家人与自己断绝联系,生活艰难。她很迷茫,不知道生命的意义,于是踏上了非洲。但是非洲之行并没有给她答案。一个人在非洲看夕阳,感觉自己来到了世界的尽头,并从中感到悲伤。“我希望我能像日落一样消失。死亡是可怕的。我希望我能像最初不存在的那样消失。”。

在回中国的路上,惠妹遇到了由斯蒂芬·袁饰演的本。而本的出现也让钟秀和惠妹的关系像窗外转瞬即逝的阳光一样难以捕捉。

本只长了一点点。钟秀六七岁,却开着保时捷,住着高档小区和精装公寓。他情商高,有修养。他和朋友们出入高消费场所。当被问及他的工作时,他说工作只是玩耍。他是一个像了不起的盖茨比一样神秘的年轻人。钟秀在他面前变得局促,不自在却又充满好奇,很想看一眼。然而,似乎物质生活丰富的本并不是一个大饥民。他有一个不同于常人的爱好——烧塑料棚,每两个月左右就会烧一次。“倒上汽油,点燃火柴扔掉,让它们消失,就像一开始不存在一样。”当他看着那些燃烧的塑料棚时,他会感到幸福,他的心能感觉到“低音从骨头深处响起”。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

余晖褪去,夜幕降临,慧美褪去上衣,伴着深沉的爵士起舞,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最后,像巨大的饥饿一样,她高高地挥动着手臂,但她的内心仍然无法回答为什么她的无力感让她无法控制自己而哭泣。

慧美独舞的那晚后,神秘消失了。钟秀去她住处找,密码改了。房子很干净,没有她住在那里的痕迹。钟秀开始关注她家附近废弃的塑料棚,每天都去参观,但没有被烧毁。钟秀去问本,本回答烧了,不在乎慧美的失踪,开始和新的女生约会。钟秀开始监视本的住处,跟着本,在本家里发现了一只送给慧美的电子表和一只响应“Biol”召唤的猫。这一切都让钟秀相信,慧美的失踪与本有很大的关系。

把钟秀和本的分歧和矛盾上升到各自阶级的分歧和矛盾,似乎有些牵强,但李沧东只用了两句简单的台词就实现了这种升级。钟秀在本阳台和惠妹抽烟时,表达了“不知道做什么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很有钱,韩国谜一样的年轻人太多”的感受。本在钟秀乡下的家里抽大麻,平静地对钟秀说:“韩国的塑料棚真的很多,没用,又脏又难看”。两个阶级之间的对立和隔阂是赤裸裸的。当慧美和新来的女孩在本和朋友的聚会上讲他们的故事时,本的朋友对他们不感兴趣,本甚至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这两个阶级的不相容就生动地表现出来了。

本的这个形象不禁让人想起克里斯蒂安·贝尔在《美国精神病人》中扮演的变态杀手,他在精英阶层,物质生活丰富,但空内心空虚,靠杀人来寻求快感。钟秀在跟踪本的过程中被本发现了,但本似乎并不在乎钟秀的跟踪,就让他跟着自己。最后本呆在一个水库里,钟秀在后面偷看。在影片的另外两个细节中,钟秀直言不讳地告诉本,他爱慧美,本只是一笑了之;分手的时候,钟秀说以后要照顾塑料棚,本只是随口回答。钟秀的追踪对本没有威胁。他只是一个无用的“塑料棚”。在本看来,钟秀、惠妹这样的人不配拥有爱情,钟秀的“宣战”无非是螳臂当车。

当本谈到自己烧塑料大棚的爱好时,钟秀问:“你对那些没用、没必要的大棚有评判吗?”本平静地回答说:“不,我不做任何判断,只是接受它,接受他们等待被烧死的事实,就像下雨一样。下雨了,河水泛滥,洪水泛滥,人们被冲走了。雨做了什么判断吗?没什么问题。这是自然的道德。所谓自然的道德,类似于共存。我在这里,在哪里。我在首尔和非洲的济州岛和泮浦岛,类似于那种平衡。”可以看出,本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但讽刺的是他是基督徒,宗教的虚伪在本身上有所体现。

当钟秀问本不怕被抓烧塑料棚时,本斩钉截铁地回答:“如果抓不到,绝对!韩国警方不在乎这种事情。”钟秀在监视本的住处时,巡逻的警察把他当成了可疑的人。身为精英阶层的本受到警方的保护,但底层的钟秀惠妹,以及本家中珠宝的主人,即使消失,也不会引起警方的注意。

在钟秀寻找惠妹的过程中,来自惠妹、雅居老师和惠妹家人的同事们,对惠妹的失踪都无动于衷,就像导演对钟秀父亲的评价一样,他们“没有人情味”,自私自利。惠妹同事的那句“做女人很难”看似是在为女权说话,但“没有女人的国家”这句话却显示出了自身的内在局限性。

电影中,本问钟秀他最喜欢的作家是谁,钟秀回答是威廉·福克纳,因为“读福克纳的小说有时候感觉就像在讲我的故事”。这部讲述钟秀故事的小说是福克纳的《焚烧马厩》,钟秀是《焚烧谷仓》中的“我”和《焚烧马厩》中的沙多里斯·斯努普斯的结合。钟秀的父亲只出现在与小说《火烧马房》相对应的两部宫廷剧中。然而,通过对钟秀、父亲的朋友和导演的描写,父亲的形象变得丰满起来。他偏执固执,有愤怒调节障碍,导致钟秀的母亲年轻时离家出走。家里的保险柜里藏了很多刀,既没有人情味,又很孤独。他还因为与公务员的暴力冲突而面临牢狱之灾。从父亲朋友的口中和家里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出父亲有着“辉煌的过去”,并且是全州最好的高中第一名。他去过国外,受到军队要人的接待。但是有着如此辉煌过去的父亲,却失去了所有的积蓄,只能通过暴力来表达内心的愤怒,因此入狱。

和本聊完烧塑料棚的那晚,钟秀昌的梦想变成了小时候笑着看塑料棚燃烧的梦。后来钟秀在检查塑料棚的时候,用本掉的打火机点着了塑料棚,但马上就熄灭了。他似乎在寻找塑料棚的燃烧给本带来的快乐,以及骨骼深处的低音来自哪里。

对于钟秀和本来说,慧美是两个不同的存在。对于钟秀来说,惠妹使他产生了极大的饥饿感;去探索生命的意义。对本来说,慧美只是填补内心饥饿的食物,本只是一窝饥饿。慧美失联后,钟秀放弃兼职,默默离开,这标志着他的自我觉醒。

影片最后,钟秀似乎明白了惠妹演哑剧时说的话:“关键是不要想着这里有橘子,就忘了这里没有橘子”。她在慧美的房间里和慧美热身,开始写从未写过的小说。本开始弥补新来的女孩,就像做饭一样,他开始牺牲自己。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本看了一眼,继续给女孩化妆。场景一变,本马上在满是塑料棚的郊区等钟秀,钟秀的卡车出现了。本下意识地看了看表,走到钟秀的货车旁,淡淡地说:“钟秀,这里的塑料棚真多啊!慧美在哪里?我以为我们要和惠妹见面。慧美怎么没来?”钟秀就像是继承了父亲口中的怒火。“愤怒会像炸弹一样爆炸,一旦爆炸,就会把一切都炸飞。”他毫不犹豫地用他那把充满爆发力的刀刺伤了本。准备焚尸的时候,一辆卡车经过,钟秀用尸体盖住了尸体。从细微之处可以看出李沧东的导演技巧。钟秀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点燃了车身和车子,僵硬地开走回到车上。火焰在她身后燃烧。

当钟秀决定杀死本时,他接受了慧美已经消失的事实。对他来说,人生是开始还是结束?这是一个谜,就像慧美记忆中的枯井,就像不知道存在与否的名叫“Biol”的猫,就像钟秀站在慧美公寓的走廊里看着窗外的世界,难以言表。

结局也可以分开解读,但钟秀的小说是他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