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区黄

如何解读李沧东执导的韩国电影《燃烧》

发布日期:2021-10-27 22:35    点击次数:56

早些时候,我们写了一期《刘阿英》。哈·小莹·石军:刘阿英是什么样的演员?)

我写他是因为他主演的《燃烧》在戛纳获得了最高分3.8分(满分4分)。

分数一亮,很多热心的读者就过来让我们擦亮眼睛仔细看:错了,是8.8分。(也怪我们,再放一张豆瓣评分截图)

在过去的两天里,资源被释放了。对于柳亚因、李沧东和村上春树,我已经搓着手等着看了,但是刷了一波后就好奇的看了。总之,我看到了我应该看到的一切。

但是豆瓣8.8分的评分看不出来。现在稳定在8.0点。

有人觉得故事没意思,有人说主题太直白,有人说完全不懂,甚至有人说Yoo Ah In演技不好(保持微笑)。

即使在韩国,这部电影也不是很受欢迎。

上映两周后,动员看电影的人数不到5万,占据了票房市场的一半以上。韩国翻拍的杜琪峰同名电影《毒战》远远落后。

口碑有争议,票房弱。然而,这部电影的解读热潮正在愉快地燃烧。

我最后一次看到如此火热的阅读场景是三个女人的《血中观音》的生活。

小石军目前已经看了两遍《燃烧》,甚至有兴趣看第三遍。看了这么多次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迷茫。

相信很多看过这种看电影交织着爱和迷茫的感觉的人都有很深的体会。

来,“燃烧”。

注:以下内容含剧透。

让我们从基础开始。

这部电影是韩国伟大的导游李沧东带着宝剑八年的作品。

亚洲演员刘阿英是主演。改编作品是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烧谷仓》,读者遍及世界各地,也融入了威廉·福克纳的短篇代表作《烧马厩》。

炉火熊熊,铸剑速度之快,戛纳的赞誉早已展露无遗。

等它真的出来的时候,我们还是有一些心理准备的:还没来得及看怎么使绝招,我们已经赢了好几把剑了。

乍一看,它很安静,但它又快又密,而且不会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这是李沧东电影的一大特色。

首先,男女主角的出现和相遇是突兀和自然的。

由刘阿英饰演的钟秀在给一家商场送货时,立刻被前邻居海梅(钟瑞饰演)认出。

这个时候海妹在商场门口,跳着漂亮的舞准备促销。

在一根烟的功夫里,他们了解到了彼此比烟更轻更苍白的情况:

钟秀读完大学,当兵,暂时没有工作。他想创造,想创造什么,但他还没想好。海妹为了省钱,正在做临时工。当她攒够了钱,她就会去旅行。

小时候,我是彼此的邻居。现在,在对方眼里,只有成年男女。

海妹很主动:主动认识和问候钟秀,主动作弊,让钟秀在宣传活动中获得一等奖,提议一起吃饭喝酒。

这个倡议在开篇就引起了一点混乱。

为什么呢?

后来海梅要去非洲旅游,就让钟秀时不时来她家帮忙喂猫。钟秀过来认了门,顺便来了个激情四射。

第二个难题来了:

在他们接吻的那一刻,钟秀似乎终于找到了出口。他气喘吁吁,他的脸被膨胀的欲望扭曲了。但当他无意中抬头看到眼前的景象时,他忘记了脚下美丽的大海,思绪自由,神情恍惚。

他看到了什么?只是海妹的衣服。

这是为什么呢?

这两个谜题,我们以后会找到答案。

和所有男生遇到女生的故事一样,自从钟秀遇到海梅后,他每天都高高兴兴地去海梅家喂猫,虽然他一直没有找到这只名叫锅炉的猫。面对每天只有一次射进窗户的阳光,他看着照片中的海梅,对着窗下的墙手淫。

他沉浸在爱的喜悦中。当她接到海妹的电话,让他去机场接他时,这种喜悦达到了高潮。

但是他没想到除了海梅还会遇到这个叫本(史蒂文·元)的人。

看到海梅和本的亲密关系,钟秀立刻意识到自己和海梅的关系只是一根烟,享受了几分幸福。抽过之后,她就不再记得了。

李沧东用海梅引出两位男主角,然后用密不透风的笔墨描绘了他们各自的生活。

本看起来自信而冷静。好像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或者说,全世界都在围着他转。

原因就是两个字,钱。

海妹下了飞机,说想吃猪肠火锅。他想都没想,就知道哪家是首尔最好的猪肠火锅。

在去火锅店的路上,本和妈妈聊了几句,说了一些像情人一样温柔的话。

我刚在这里吃完饭,一个特别的人就把那边保时捷的钥匙给我送来了。

当钟秀站在他那辆破旧的卡车旁,吸吮着自己的肚子为空腾出空间,让载着海梅的保时捷经过时,他极度落魄。

一个电话,一辆保时捷,从精神到物质,无情地打败了钟秀——

钟秀经常接到电话,但都不是她妈妈打来的。早在他七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就离家出走了。

现在他开着一辆破卡车,勉强维持生计,跑去找犯了罪被拘留的父亲。

随着本的出现,他期待的爱情也被剥夺了。

原因就一个字,穷。

这个阶层的极端对立刚刚拉开了一个小小的差距。但仅仅一瞥就足够震撼了。

当钟秀一点一点看到本成长的世界,海梅离他越来越远。

而他自己,在欲望的不断膨胀和现实的重锤下,开始蹒跚而行,担心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他对富裕世界很好奇:

走进本的房子,他环顾四周,忍不住翻了个身。

除了年龄差不多之外,他和本有很大不同。他感到不公平,甚至有些嫉妒:

另一方面,本所拥有的并不是来自努力工作。他甚至懒得解释他在做什么样的工作,因为他觉得工作和娱乐没有区别。

当别人忙于工作时,他却忙于他的把戏。

在他看来,只要好玩有趣,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得到。不仅好吃又好穿,人也不例外。

钟秀问海梅,你觉得本喜欢你什么?海梅说他发现我很有趣。

有钱到一定程度的人,普通人很难知道自己真正在乎的是什么。

就像本一样,很难理解为什么大多数人难过的时候会哭。

而且很多时候,本不仅不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甚至不把自己当成一个人——他说他喜欢做饭,他自己做免费的菜,就像人类对上帝所做的牺牲一样,食物就是牺牲,他就是上帝。

作为一个神,他唯一关心的就是做点什么,听到发自内心的声音。

我们至少可以看到这样三件事:飞叶、玩弄女人、烧塑料棚。

本描述了肆意焚烧别人的塑料棚取乐,就像雨变成了洪水,一切都被冲走了。没有对错,没有判断,只能接受。因为这是自然的道德。

自然的道德是什么?也就是弱肉强食。

在这里,李沧东像拿着一把剑一样刺绣着,对抗着富人的世界和穷人的世界,并以坚实而密集的方式编织着它。

然而,李沧东是李沧东,他总能从穿透生活真相的真实感受出发,开启新的一行空写诗。

他不仅要讲不同社会阶层的问题,还要讲所有人都在纠结的问题。

影片中,海梅两次跳了布什夫妇的“饥饿”舞。

第一次是在本的聚会上。

她又一次或无数次地讲述了布什人民“小饥饿”和“大饥饿”的故事。在某个时刻,她开始了行动。聚会上的人窃笑着催促道:“真有意思。你为什么不跳舞?”。

海妹走到空跳了起来。其他人看着就像在玩猴子。本气呼呼地看着。他们各种情况,钟秀在一旁,来回看着。

她跳出了“小饥饿”舞,好丑好尴尬。

第二次,是在钟秀家门口。

海妹喝着酒,飞起树叶,保时捷响起爵士乐。面对夕阳,她脱下衣服,优美的身体扭曲着,以同样的方式跳舞。这一次,她是一个“大饥饿”,她的美变成了夕阳,而美变成了夕阳,她就是美本身。

让我们看看另一组钟秀。

这是本和他的朋友在酒吧组织的迪斯科舞。

在舞池里,每个人都让自己飞翔,他们的胳膊和腿飞来飞去。钟秀手脚并用,穿过人群。

突然,在自己的牛棚里,他铲着牛屎,大声唱着《小母牛之歌》。

不,钟秀和海梅执着于本这样的富裕世界。本有多享受,他们就有多不舒服。

当他们站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接受真实的我,就能保护和享受自己真正拥有的:自由。

如果说有一件事单靠金钱做不到,那就是自由。

为了进一步揭示这个意思,李沧东把本变成了对钟秀的好奇——

每次见面,本都会问钟秀的小说是怎么写的。

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本问你喜欢哪个作家。钟秀说他喜欢威廉·福克纳,他的小说都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本说,我们改天再聊,给你讲我的故事。

后来,钟秀主动找到正在看《威廉·福克纳短篇小说集》的本。

本反复询问钟秀的小说创作,遭到了一些人的嘲讽和攻击,但我不这么认为。

他好奇,甚至嫉妒:钟秀有一种他不知道的自由,可能很难拥有,那就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自由”。

在他看来,这些普通的“人类”能否享受自由完全取决于他是否愿意拿出他们心中的石头:

影片后半部分,走向悬疑,可以概括为“一边确认本是否烧了塑料棚,一边寻找走失的海美”。

海梅这个角色,从表演剥橘子的哑剧开始,就让我们摸不着头脑。

李沧东说,海梅是一个神秘的女孩,内心隐藏着许多欲望。看电影的时候,就像看英雄一样,分不清她说的是不是真话。

小说《燃烧的谷仓》中,看了海梅的哑剧表演后,主人公的感受是“我逐渐感觉到现实感已经从我的周围被吸走了。”

还有我从来没见过的猫,都是一步一步带着虚假的美感。

突破点是海美曾经掉过的井。

说到这里,有人说我们在这部电影中看到了村上春树的纯真气质。原因不仅仅在烧仓库,还在这口“井”。

村上春树说过,我一生的理想就是待在井底。他经常利用小说主人公的嘴,饶有兴趣地描述井里的场景,或者干脆让他们下到井里,体验井里的深层世界。

向海钟秀描述的那口井,显然是《挪威的森林》的开篇,直子曾对渡边说:

她说的是荒郊野外的一口水井。是否实有其井,我不得而知……可是自从直子讲过那口井以后,每当我想起那片草地的景致,那井便也同时呈现出来。

钟秀第一次到处找自己,却找不到。

再问问附近,我没见过。

当被问及海梅的家庭时,他们仍然否认这口井的存在。

直到十几年后,我才见到我的母亲。这口井在这里。

但是钟秀妈妈的记忆是真实的吗?

不,对钟秀来说真正重要的是有这么一口井——因为当海梅掉进井里,绝望无助的时候,据海梅说,钟秀碰巧出现了,救了她。

这回答了开头的第一个困惑。

本说,海梅告诉他,钟秀玉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

这种说法让从未嫉妒过任何人的本明确表示,他感到嫉妒。

对于一无所有的钟秀来说,他需要金钱和爱情。

但他最需要的是别人对他的需要。

所以,面对离家出走十几年的他,因为债务来到母亲身边,他开心地笑了。身无分文并不妨碍他轻易说出来。我会帮你解决的。

这就把我们带到了开头的第二个困惑。

和海妹做爱的时候,看到了海妹的衣服。

也是女人的衣服。妈妈离家出走的那天,应爸爸的要求,他亲手烧了妈妈留下的衣服。

这么多年,这火焰一直在燃烧,烘烤着他的心。

当钟秀确认这口井的存在后,立刻就清楚了海梅的下落:他终于把本烧塑料棚的爱好和家里发现的各种线索联系了起来。

他要去救再次跌入“井底”的海梅。

一向看起来热心肠、情绪低落甚至胆小怕事的钟秀,此刻也是满腔怒火。

李沧东说,今天的年轻人生活在一个非常困难的环境中,需要非常努力地工作。他们知道世界上有问题,但他们不能指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和以前不一样。

从前,人们似乎清楚地知道政府或任何人做错了什么,所以他们一起示威反对这个问题。

但是现在,我们为什么生气完全是个谜。

让我们看一个细节:

在钟秀家的墙上,有一张他父亲的照片。日期是1980年5月14日。

今天是什么日子?再过四天,就是韩国历史上著名的“光州民主化运动”了。

钟秀的父母就是这样处理事情的。

如果说有什么是光靠金钱做不到的,那就是自尊。

钟秀的父亲宁愿坐牢也不愿意和受害者(被攻击的公务员)和解。

钟秀本人宁愿挨饿也不愿忍受招聘人员的无礼。

当他们的自尊被冒犯时,他们的愤怒必须以最直接和最有力的方式发泄出来...

最后,钟秀深爱着海梅,这似乎得到了充分的解释。

海梅是被本杀死的,这一点似乎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解释。

所有这些都有道理,但这并不能解释任何事情。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在高潮结束之前,钟秀屏息敲着电脑屏幕:

我还能说整个局面的发展是钟秀精心安排的创作思路吗?

我们能确切知道和感受到的,就像看一场哑剧表演产生的生动感觉。

至于真相,我们只能任其燃烧。

原创文章首发于微信微信官方账号:第十放映室(ID: dsfysvixin)。

详见微信版:这一块让半个朋友圈沉迷于谜题,不无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