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区黄

如何解读电影《七宗罪》-

发布日期:2021-10-27 22:29    点击次数:109

之前想给导演做一系列影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大卫·芬奇,而大卫·芬奇最想写的就是《七宗罪》。

第一个原因是这是一部由摩根·弗里曼和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电影,所以不用担心演技。

二是因为其浓郁的宗教风格。

这部宗教风格的电影影响了我日常生活中的很多地方。同时,我也深深地爱着这部电影,但如果综合分析这部电影,恐怕也无能为力——因为《七宗罪》涉及宗教中的七宗罪原罪、精神疾病、悬疑、社会现象、人性隐喻、个人成长等诸多方面。每一个方面都可以作为一部完整的电影。

对于只看过四次电影的我来说,还是不能说对整个故事的结构很熟悉。我是一个业余编剧,在被形象化为剧本后,看到了结构之间的联系,也看到了人物的成长规律遵循既定的形式。...

但我看不到更深层次的东西,一个是“人性”,一个是宗教中的“传道”、“传道”。记得萨默塞特在电影中解释“罪犯”约翰·李的动机时,用的是“说教”。不管这种说法是否准确,可以肯定的是,约翰·李确实有传教的目的——如果是来自传教的话。电影本身更宗教化。到目前为止,我看过的最宗教的商业电影是《达芬奇密码》,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耶稣和他的追随者。

抛开这些零散的点,我们可以把整部电影串联起来。即使我们没有深厚的宗教和心理学知识,也可以对七宗罪有一个相对全面的了解。在这种理解之前,我们需要一条线把整个故事的主线串起来。

想了很久,我决定以警官萨默塞特为主角,从萨默塞特开始,把整个故事串成一个圈。

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循环叙事。

我选择的切入角度是社会现象和电影结构,这也是我擅长的两点。

萨摩赛特的晚年生活

萨默塞特老了吗?

不,当然不是。这里的“后半生”并不是强调萨莫塞特的年龄,而是强调萨莫塞特的悲观心理:萨莫塞特想辞职,离开这个错误的地方,萨莫塞特自己也说过。

在电影的开头,我们也看到了萨默塞特的谋杀案,问警官:孩子看到了吗?警官抱怨萨默塞特多管闲事,让他管好自己和工作,而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萨摩赛特没有说话,但是在随后的剧情里,他为自己的这种行为做出了解释,他说自己厌倦了人们的冷漠,厌倦了人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萨默塞特没有说话,但在接下来的故事中,他解释了自己的行为。他说,他厌倦了人们的冷漠,厌倦了人们“不务正业高高挂起”的态度。

在影片里,萨摩赛特提到了自己遇见的一件事情加以佐证这种想法,他说自己并不是悲观,而是人性确实如此,一个女人收到迫害的时候,喊“救火”甚至比“救命”要有效...影片中多次通过萨摩赛特的对话让我们了解了他本人的一些观念,而从这些观念中,我们得出,萨摩赛特与现代生活是格格不入的。在电影中,萨默塞特提到了他遇到的一件事来支持这个想法。他说他不悲观,但人性确实如此。当一个女人受到迫害时,喊“救火”比“救命”更有效...通过萨默塞特在影片中多次的对话,我们了解到了他自己的一些想法,从这些想法中,我们得出了萨默塞特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的结论。

他会用过时的打字机做事,在五彩缤纷的世界里保持独自“阅读”的习惯,对他人乐善好施,遵守严格的作息,衣着整洁(影片开头展示)...这些都说明了萨莫塞特的性格和特点。

萨默塞特的“冷静”和“格格不入”让我想起了另一部电影中的主人公,这部电影叫做《老无所依》。可以说“老无所依”和“七宗罪”是两种完全相反的形式。在《七宗罪》中,影片主要展现了警官的视角和“探索与追求”的主题,而在《老无所依》中。

萨默塞特对现实生活的抗拒,部分来自于他对社会现象的失望,而另一个原因则是他在生活中的格格不入,而米尔斯恰好与萨默塞特相反。

与萨默塞特的冷静和不协调相比,米尔斯的性格是冲动和大胆的。甚至萨默塞特在评价米尔斯时也提到了他的冲动性格。对于一个侦探来说,他最怕冲动的性格,所以萨默塞特不止一次提醒他要冷静,但米尔斯从未听说过。

所以你会看到米尔斯打骂了“记者”,因受伤而愤怒的踹门进入了犯人房间,面对萨摩赛特的书单暴躁异常,无法专心等等。因此,你会看到米尔斯打骂“记者”,愤怒地踹门,因伤进入犯人房间,面对萨默塞特的书单时怒不可遏,无法集中精神。

七宗罪中“怒”的原罪无时无刻不在展现。萨默塞特阻止不了他,正如他阻止不了凶手一样。随着两个人的不断选择,事情的进展变得越来越奇怪。

萨默塞特也逐渐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无能为力。

这和电影《老无所依》中表现出来的情感非常相似。当警官和罪犯的轨迹走到一起时,警官以为他要去营救被罪犯追赶的小偷,但他发现他还是晚了一步——当他到达那里时,小偷已经死了。

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种孤独感和无力感,这进一步升华了电影《老无所依》的主题,将人们的注意力从谋杀拉回到了电影意识形态的构建上。

在《七宗罪》中,萨默塞特的角色更像是一个父亲。他不止一次说服米尔斯放下冲动和愤怒,冷静下来,但他始终没有成功。米尔斯还是个孩子。两者的互动,不仅仅是“父子”的互动,严格来说,是“两个时代”的互动。

当一个时间过去,另一个时间到来,上一个时间的故事已经成为历史,无论这个时间多么黑暗,都是发生在当下的故事。米尔斯是现在故事里的主人公,而萨默塞特其实更像是一段历史。

电影为什么这样叙事?

说完了萨默塞特,我们再来说说萨默塞特的故事线。在上面,我提到了一个概念:循环叙事。为什么我说这是一个循环叙事的故事?

首先来看故事的开头,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开头,有很多细节可能很多人会忽略。

一开始就给我们展示了萨默塞特遇到的第一个案例,也就是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杀害父亲的案例。警官说,是夫妻吵架时的争执,凶手是因为“冲动”被杀的。注意这个冲动的细节,不是因为钱,不是因为“出轨”或者其他原因,而是因为冲动,才导致了夫妻之间的厮杀。这是一点,它构建了整个故事的主导部分。从这个小案件中,整个连环案被拉了出来,而这个小案件是大案件“原罪”的结果,所以萨默塞特受理的第一个案件,其实是整个故事的一个核心,也就是“原罪”。

其次,萨默塞特一开始并不关心这个案子,而是先问“孩子有什么问题吗?”这是一个比喻(这里不做过度解读),是关于米尔斯和他妻子的孩子的比喻,他们的孩子是米尔斯最终冲动杀死无名氏的原因。

最终,杜江凌因嫉妒而被枪决。

同样,米尔斯因愤怒(冲动)而受到惩罚。愤怒的原罪影响了他的情绪,最终他不得不为杀人承担责任。

由上可知,从最初的(冲动的)原罪成立到最后的七宗罪成立,愤怒的(冲动的)原罪才是最终的结果。整个故事实际上是以环形结构的形式。

导演心思非常细致,用法非常犀利有趣,使得影片最后的升华非常恰到好处,近乎完美。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电影在形式上要采用环形结构?

我们先来看一些例子。第一个例子是《低俗小说》,这是一部环形结构+非线性叙事的经典作品,故事从一对南瓜和兔子抢劫咖啡店开始。结尾对开篇故事进行了延伸和完善,将整部电影串在一起,形成了以“救赎”为母题的叙事线。

救赎的母题体现在哪里?

体现在黑人儒勒的个人信仰上,这在电影中被多次提及。

第二个例子是《霸王别姬》,霸王别姬的开场舞台剧,直接拉开了整个故事的帷幕。在结局上,它回到了开头的舞台,以“于吉”自杀结束了整部电影。

电影的结尾也是对整个故事的总结和完善,其中提到的电影主题是“生活和戏剧”,描述了程蝶衣作为于吉的演员的戏剧生活。开头和结尾的重复使得对电影《人生与游戏》主题的讨论上升了几个台阶。

从戏剧和舞台的开始,到《没有疯狂,就没有生存》的结束,它展示了程蝶衣疯狂的一生,也隐喻了社会的动荡和荒谬。

因此不难看出,无论是《低俗小说》还是《霸王别姬》都在讨论一种“母题回归”,通过展现开头和结尾的场景和对话的重复,或者通过展现形式和动机的重复,创造出一种回归的形式,而这种形式是重复的。

在电影中,我们称这种形式的“母题回归”为重复蒙太奇。通过重复以上的呈现,可以达到刻画人物、深化主题的目的。

回到《七宗罪》的主题,你会发现萨默塞特对米尔斯冲动情绪的劝诫在电影中被多次提及,而在上面的文章中也提到,通过反复的重复,可以刻画人物,深化(原罪)的主题。

这是电影的母题,也是这部电影叙事如此有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原罪下的布道者与原罪加身者

说到七宗罪,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原罪,而是耶稣。耶稣本人没有原罪,或者说他的罪很轻。他之所以去受苦,是为了替所有加原罪的人承担苦难。因此,他既是传道者,也是原罪。

本来不想谈宗教的,但是在电影里,宗教仪式的感觉太强烈了,以至于我们无法回避宗教来谈电影,因为宗教本身就是电影的一部分。那么,宗教仪式在电影中的作用是什么呢?

首先,也就是第一点,这种仪式感被认为是电影中福音传道者必须要做的事情,他也是原罪(杜江凌犯了嫉妒的原罪)。它首先是一种信仰,然后被称为一种仪式。

影片结尾,杜江凌多次指出自己是在为上帝践行原罪惩罚,这与萨莫塞特的想法不谋而合。萨姆塞特既不是传教士,也不是原罪的实施者。他讨厌这个世界的冷漠,但他没有通过暴力来阻止它。

杜江凌做了一些萨默塞特不敢做的事情。他拯救了人们的冷漠,让人们关注整件事,尽管是以一种极其暴力和血腥的方式。

约翰杜说:我们在每个街角、每个家庭中都看到了原罪...我们容忍了,因为见怪不怪,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从早容忍到晚......现在不同了,我立下榜样,世人将对我的所作所为进行思索,和研究,并遵循——直到永远。这其实与萨默塞特的想法不谋而合。可以说,米尔斯是萨默塞特性格的另一种体现,他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同样来自米尔斯的萨默塞特想了很多。

在但丁的《神曲》中,但丁在炼狱中的头上刻着七个死刑,每次爬上悬崖(征服一个原罪)都会抹去一个死刑。虽然最终成功到达天堂,但在炼狱第四崖第十九章,但丁在懒惰的死刑判决前睡着了。但丁承认了自己懒惰的原罪,但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名传教士。

电影也是如此。虽然杜江凌犯了“嫉妒”的原罪,但仍然不影响他是一个传教士。如果抛开道德层面,杜江凌所做的是一次“布道”。

萨默塞特明白杜江凌的动机。他问:你在为上帝做好事吗?

杜江凌的回答是:你无法理解上帝的做法。

从那以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谈过这个问题。

影片中呈现的观点非常中性。萨默塞特没有对杜江凌的行为做总结。同样,他也无法对现实生活中的冷漠做出总结。

就像萨摩赛特在电影最后所引用的海明威的那句话一样:这个世界是个好地方,我们值得为之奋斗。我同意后半句。

萨默塞特感到一种无力感,但他无法避免。如上所述,杜江凌的方法根植于他的内心,米尔斯也是如此。他们是如此明显的人,萨默塞特无法改变他们或他自己。当他老了,他最终会辞职离开这个世界。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他想做一些有用的事情。

萨默塞特是这么想的。

从萨默塞特的角度来看,这部电影极其孤独和黑暗。《七宗罪》讲的不是原罪的罪恶,也不是传道者的圣洁,而是一种现象,就像战后美国的“垮掉的一代”,就像《钢琴曲》里的“理想的丧失”。

影片最终想让我们思考的是:在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丑陋和荒诞之后,我们是否还有勇气直接面对生活,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方式去对待生活?

这也是电影最终想要表达的。

最后,感谢大家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