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区黄

如何评价 2011 年的日本电影《恋之罪》

发布日期:2021-10-27 22:59    点击次数:71
(翻到我在豆瓣上的影评)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以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h/】作者:清仓(来自豆瓣)【/h/】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乌里=/review/8614853/约翰的序言开头说:“文字最初与上帝同在。 窗外雪花轻轻吹拂,晚祷的钟声幽幽沉思。 语言是沉默的声音。 人说话只是因为他与语言相容。 说语言 语言是在我们说的话中为我们说的。 神圣的人在隐藏的压制中拯救自己,从而给予自己的到来。 ”一棵树的金杏叶洋洋洒洒,在长椅上,三木逆着春天在刚才的课上读着《回家的路》。 她缓缓开口:“文字不需要记住,但幸运的是,我记住了日语和其他一些外语,这样我就可以在你的眼泪中停下来,我就可以从你的血液中后退一步。”。 ”春阜康抑制不住地流下眼泪。 “这样,你的眼泪就不会出现了。 也就是说,如果你知道眼泪的含义,那其实只是从眼睛里流出来的水。 任何人都可以到达,但是如果你知道眼泪的意义,你就会到达。 “我试图理解他构建的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语言的世界。没有文字,就没有符号。没有符号,就没有指示。没有指示,就没有意义。没有意义,一切都与它无关。 生活在一个没有语言和意义的世界里,美好、残酷、没有意义都无所谓,血和泪失去温度,都无关紧要。 抛弃不完美不确定的新世界,像闪耀的冰,延伸到地平线。 我们环顾重新创造的世界,决定探索它。 但是当我们向前迈出第一步时,我们立即摔倒了。 冰光滑干净,但是没有摩擦力我们不能在上面行走。 没有语言,没有意义,没有交流,什么都没有。 我们真正能有意义地谈论的,无非是科学和逻辑能说清楚的东西,但科学和逻辑能说清楚的东西,并不是什么致命的东西,所有触动我们灵魂的最重要的东西都不能说。 当一切都解释得清晰透彻,一切都被戳破,直爽无力感袭来,我们最终会剩下什么?只有你自己的叹息。 所以泪水渗入了我们的眼睛。 在这个新的、重建的世界里,我们存在,但我们不需要语言、交流和意义。每一个存在的人都是一个孤立的个体,就像一座孤岛,生活在一个角落里。 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被“华丽的辞藻”报复,不用为“温柔眼中的泪水”感到难过,不用为“你的血”后退一步。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可以简化成纯粹的逻辑,就像《论逻辑哲学》里那样,一个抛弃不完美和不确定性的新世界,就像永无止境延伸到地平线的闪亮的冰,冰是平的,光滑的,干净的。 然而,当我们环顾这个崭新而完美的世界,准备向前迈出一步时,我们立即摔倒了。 在光滑的冰面上行走,虽然冰面像水晶一样纯净、理想,但没有摩擦力我们是无法移动的。 我们有必要继续存在于这样一个没有语言和意义的世界吗?我们已经生活在这个有语言和意义的世界。无论是作为一种交流方式,还是作为一种文化传承的载体,语言对于我们人类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而我们对于能否超越语言本身存在的理解,决定了这个地方的存在。 即使我们建立了一个语言系统,重新连接符号和指称,我们仍然在语言中。 一个人想要表达和交流,就不能不使用语言。 这个世界也因为粗糙和混乱而运转。 我们想跑,想跳,可是语言突然失去光彩,暧昧起来。世界是支离破碎的。 事情就是这样。世界不是光滑的冰,而是崎岖不平的地面。 人们总是不仅需要简单的理解,还需要荒诞的想象。 学过这门语言的人,风铃、鼓声、梵语丛,都是孤独的,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忘记或记住,拒绝或拥有。 经过自我选择,各自踏上了回家的路。 仔细想想田村隆一的回国,那种高贵、骄傲的哲学气息就出来了。 如果生命存在于一个没有语言、没有意义的世界,除了生存之外,没有自然的道德或外在的灵魂,那么每个人都有自我选择的自由,所以在这个有意义的宇宙生命中,没有必要在经历波折之后定义自己。 人是自由的,人被“扔”进这个世界,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 神、科学、理性、道德与人无关。他们不能告诉我们生活的真相和生活的方式。同时,他们对人没有控制和约束。 卖淫,婚外恋,暗恋...都可以选择,没有道德标准、宗教信仰,以及任何可以“抵抗”的因素。 世界是荒谬的,生活是痛苦的。 在一个充满性观念的社会里,人一定是在冲突、斗争和残酷中,充满了丑陋和罪恶,一切都是荒谬的。 在这种荒谬而冷酷的处境下,人只是一个痛苦的人。这个世界只能给人无尽的沮丧、失望、悲观和消极,生活是痛苦的。 电影里的春天是,三木也是。 海德格尔有一个观点,人在世界中,因为人是完全存在的。 只有当我们不试图把东西塞进我们为它们创造的思想框架中时,我们才能通过征服和压制了解这个没有力量的世界,顺其自然,它才能向我们展示自己。 抛开传统文化和习俗的束缚,我们只有在选择和行动之后才能实现自由。 人因为存在而存在,根据自己的意志自由选择。如果他们不快乐,他们可以换一种生活方式,而如果他们不快乐地死去,只有一种死法。 女主角之一全的丈夫是一位著名的作家。他用文字和语言创造了自己的世界,表达了自己的哲学思想和感受。 他在座无虚席的读书会上激动地念着自己的话:“男人的爱唤起了他的感官,使她回归原始和野性,但这是孝妍无法忍受的。他很嫉妒,不是作为男人的嫉妒。他嫉妒春芝,因为春芝是自由的。 他不是对客观世界的艺术再现,而是对荒诞世界中个体的孤独、失望和无限恐惧的黑暗心理的描述。 萨特说:“别人就是地狱。 人在选择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他人的选择,他人的存在对我的存在构成了威胁,因为他是一个自由的对象。 一个人逃避别人的眼光或者别人的地狱,只有两种方式——要么愿意做别人的事,要么让别人做自己的事去操纵别人。 没错,三木选择了第二个,在她的“眼神”下,春天变成了别的什么。 “只有非常不幸的人才有权利怜悯别人。 “第一次见面,就知道全的老公是我们多年的客户。深深陷入不可救药泥潭的三木,并不知道自己被蒙在鼓里,他依然一心一意,单纯地爱着丈夫的春天。很可笑,甚至还带来了一点同情。 影片中,在一棵大金杏树下的长椅上,三木向全解释了“文字之物”的含义。 全很欣赏她上课讲课的方式,而三子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人们都说这是精英大学,但我说的话学生只能听懂一半,所以课只是变成了话,每一个真实的字都有实质,都有身体。 ”然后,她伸出手指,抓住刚从泉里伸出来的舌头,继续说道:“这是舌头,因为你的唾液,它又湿又粘。 舌头,口水,黏黏的。 每个词都有一个实体。 ”手指放下,“就像你的胸部,你的大腿,每一个字都有意义,关于身体,每一个字都有实体。 还没有得到“存在”和文字之间的关系——文字的使命是每次都给出一个“存在”。 舌头这个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从这个词流传出来的口水也是因存在而存在。最后,我们自然可以从唾液中想到“粘稠”,这是正常的思想连锁反应。 当我们的思想跟随这些关于文字的诗意体验时,它会表现出什么?我们在“思考”之后,从实体存在的话语中想到我们所期待的东西。虽然它更有内涵和隐蔽性,但它表现的是“存在”而不是“存在”的东西。 三木认为每个词都有一一对应的实体,这是一种不仅是存在的东西,而且是先于一切的东西,即使在言语中,在言语的本质中,给予者隐藏了自己。 简而言之,“舌”是“能指”,是语言的声音和形象,“粘”是“所指”,是语言所反映的概念和意义。 当三木让全看她和学生发生关系的那一幕,全还在为这个城市犯难的时候,她说:“城市,你要问为什么,没有理由。 我无法告诉你正确的行为,所以我没有用语言,而是用行动来教你。 面对全堆市悬而未决的问题,三越守口如瓶,把话藏在心里,而不是表达出来。 “对于无法言说的事情,我们必须保持沉默。 “什么城市?怎么找?你在哪里?这些问题,三木无法给全答案。 城市是一个“神秘的东西”。虽然是单个字,但用千言万语解释也很难说得透彻清楚。 无论是命中注定的三木,还是早期深渊中的春天,甚至是疯狂的皮条客,虽然他们每个人都对此有所了解,但却无法从浩瀚的语言中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将“城市”解释到他们想要的程度,词语达不到意义,词语也无法表达清楚。 这座城市是虚幻的,远近皆知。 三木,一座空城,永远找不到也进不去,但她不能忽视它的存在。她看着自己不断下沉,从未停止寻找一座城市,因为“这座城市”,他说,他从未放弃过我。 就像谈论生活、理想这种想象的东西一样,谈论城市,即使雄辩、巧妙,也很难做出明确的表述。 语言的范畴太过宽泛,如口头语言、书面符号、肢体语言...情绪高涨时,人们往往会觉得语言苍白无力,甚至华丽的词藻也难以表达内心的感受。 三子坐在银杏树下的长椅上,对全说:“我对爱和罪感到困惑,但爱和罪在我的身体里,只是毫无意义的碎片。 但是你内心的爱是真实的。 三子和全的经历不同,思想也不同,对城市的理解大概也不同。 城市是什么,在哪里,没有准确、统一、清晰的答案。 当全整夜睡不着的时候,她会记日记。 她曾经是一个传统的家庭主妇,日复一日只为丈夫而活。她每天都认真计算时间,甚至还认真计算拖鞋的摆放角度,全心全意地等待丈夫归来。然而她对丈夫细心的爱却得不到丈夫的尊重,拖鞋被踩在地上,她只能失眠到天亮。 她的丈夫是她的向日葵,但这向日葵吝啬一束阳光。 起初,在她的日记中,是令人沮丧和无聊的书面语言,零零碎碎地叙述。这一刻的写作是她缓解内心压抑的一种发泄。玉泉的人格没有真正的意义。 在她放任自己,拿起5000日元换取自己的身体后,三木告诉她,没有什么是免费的。不管有多少钱,或者有多少钱,男人只能通过付钱来证明一个妓女的价值。 当你和一个你不爱的男人上床时,你必须为了钱。 从这5000日元中,全找到了丈夫从未给予的尊重,甚至在卖淫时,她用自己的身体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她生活在一个没有意义的宇宙中,她的存在本身没有意义,但她可以在存在的基础上创造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最后,她不再写日记了。她觉得一切都变了,语言变得无用和没有意义。她想要的丈夫再也不能满足她了。 她意识到自己因为被传统文化习俗束缚而缺乏自由,于是做出了选择,有了自己的生活、自由和存在。巨赤泉这个词的名字直到现在才开始有意义。 在被皮条客逼崩溃后,全第一次见到了三木。她看着她,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她渴望三木告诉她未来该做什么,什么是城市,如何找到它。 三木开始警告她:“人们认为你有黑暗的一面,没关系,但是当你倒下的时候,这里会变得非常黑暗,所以你最好远离这里。 "全期待地看着她."是卡夫卡的城堡吗?三木又做了一个断言:“我们可以一直在城市旁边走,但我们永远找不到进去的路。 人们一生都在寻找这样一个世界,寻找这样一座红墙绿瓦的城市,一座架在架子上的危楼,与外界的一切“阻力”隔绝。 然而,没有办法进入城市,人们只能在城堡外掉头。 三木,白天是受人尊敬的文学教授,晚上是应召女郎,黎明是娇嫩的百合,午夜是带刺的玫瑰。 两张脸,双面人生。 这一切的起源,是穿着青春制服,充满少女气息的三子,迷茫而悲伤地向父亲发出一个问题。她的眼睛圆得像一只受伤的鹿:“爸爸,为什么我不能爱你?”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她紧紧地抱住自己,嘴巴颤抖着对自己说:“金洁在哪里?”又想起了什么,像是被抽到了全身力气,哭得撕心裂肺,“他死了。 她一直爱的人——他的父亲——是她的城市。 而这座城市,即使她再也进不去,也无法忽视它的存在,只能无休止地寻找。 没有什么比不欺骗自己更难的了,她永远也找不到。 她生活在一个与自己相反的失望的世界里。虽然她看起来明亮美丽,但她是一个孤独的人,有麻烦,没有人可以依靠。 她可以自由选择,选择暗恋,选择卖淫,甚至选择死亡。 她面临的生活是混乱的,没有目标的。她只是盲目地走向未来。她不知道死后能不能找到城市。她只知道这样会好受些。“自杀”是她能想到的跳出这个限制的唯一办法。 因为生命的真正终点是死亡,而死亡是生命的最终归宿。 只有无限接近死亡,她才能体会到生命的意义。 她不是唯一的穷人。 在金杏树下,三木说她是春天,春天就是她。 所以最后,她愿意甚至渴望让全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们深爱着一个人,他们的那份爱和罪恶就在自己的身体里。 但是我的父亲已经死了,这座城市永远也找不到了。三木对自己说,她的爱和罪只是毫无意义的碎片。 而全身体里的爱是真实的。 “拒绝任何强加的东西就是拒绝接受任何限制。 这意味着傲慢和任性的极端。" 所以最后,我接过了三越深渊的泉水,一遍又一遍地读着《回家》这首歌。 即使死后,这座城市仍然萦绕着下一个人。三越泉女警察...生老病死。即使通过自杀,城市也总是困扰着他们,无法解决。 这种可能性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觉得自己渺小无力。 三子死后,全彻底释放了自己。 她一遍又一遍地背着回程。 抛开外在的语言,只有“果之核”最本质、最本义的意义,眼泪也有自己的本义。 言语无法抵达内心深处。人的欲望,好的想法,坏的想法,恶意,良心...所有的好与坏都埋在这个硬核里。